游牧小说网提供随园诗话完整版阅读免费小说
游牧小说网
游牧小说网 历史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笑话大全 伦理小说 同人小说
小说阅读榜 热门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现代文学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穿越小说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绝色国师 倩男幽魂 小狼将军 为爱正名 乱世沉伦 邻居少妇 美妻丽女 夫妻记事 仁志兄妹 少年烦恼 舂风乱渡 一战成攻
游牧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随园诗话  作者:袁枚 书号:47761  时间:2021/5/21  字数:17033 
上一章   附录 《批本随园诗话    下一章 ( 没有了 )
鄂西林以寒士起家,深于阅历,能容众,能知人,由举人初为拜唐阿,贫甚,因世宗在藩邸相识,为心膂中第一人。其督云贵改土归一事,非君臣俱有大本领,而又深相知合者,不能办到。曾见其小照,身长骨大,方面长髯。生五子,四为督抚,最少者鄂忻(原按,一作“圻’。见《清史稿,一0二三六页。)为侍郎。晚年不为高宗所喜,今已式微。其孙虽袭伯爵,一无出息,不免冻饿。高宗云;是皆鄂尔泰之造孽所致也。(见《诗话,卷一第一条)冢宰厢黄旗人,富察氏,于忠勇公为疏族侄。(见《诗话,卷一第一三条)

  蒋心余与其同年彭芸楣,皆江西人,一时才名并称。彭巧,有口才,又善事当道,遂置身协办。蒋恃才骄物,又为彭嫉,郁郁不起。(见《诗话,卷一第三一条)

  蔡将军毓荣所娶,即吴三桂妾。(见《诗话,卷一第三四条)

  勇本宁夏人,叛臣王辅臣之将,弃王采归,入正黄旗汉军籍。英王者,太宗第八子,名阿济格。邓之诚批云:十二子,非八子。(见(诗话,卷一第三七条)

  某相国者,明珠也。(见《诗话》卷一第五四条)

  清端,山西人。襄勤,厢红旗汉军人。(见《诗话》卷一第五六条)

  乾隆五十五六年间,见有抄本《红楼梦》一书。或云指明珠家,或云指傅恒家。书中内有皇后,外有王妃,则指忠勇公家为近是。(见《诗话,卷二第二三条)

  乾隆辛亥,余省亲福建,见梦楼于京口。留饭听戏,三而别。其演戏用家乐约三十人,外有女子四人。所演{西楼记》、《长生殿》

  俱。而梦楼僧帽儒衣朱履,兴复不浅。(见《诗话,卷二第三一条)

  李香林,名奉翰,其尊人名洪。(原按:《清史稿,卷三百二十五第一

  O八五六页《李宏传一O八五七页《李奉翰传》,一O八五九页《李亨特传,

  均作“宏”)(见《诗话,卷二第三六条)

  方悫为简亲王府书记。后随征,奏保中书。遂遭大用。(见《诗话,卷二第四七条)

  刘侍郎,山西洪进士,家资巨万,以布商起家,至今人呼之为“梭布刘”(见《诗话,卷二第五九条)

  余见曹子建自书《丰乐碑》墨迹,半隶半真。成容若家藏物也。

  (见《诗话,卷二第七一条)

  尹太保宽厚,四督江南,民情贴服。继之者高公晋,亦得民心,然屡患河决。再继之者萨公载,以同知升至总督,惟饮酒斗牌而已。后革职。死于河工。(见《诗话,卷三第四O条) 

  某侍郎,盖谓朱石君也。(见《诗话,卷三第五八条)

  归愚尝选《国朝诗别裁》,第一首即登钱谦益《团扇篇》,诗既不佳,人又不可,至遭纯庙严旨切责。(见《诗话,卷三第七四条)

  噶礼后竟以母送忤逆赐死。至今俗云:“噶礼妈,儿达。”(见《诗话,卷四第三六条)

  康亲王即礼亲王。(见《诗话,卷四第六七条)

  通榜法,自康熙中年至乾隆三四十年间,仍效用之。(见(诗话,卷四第七三条)

  初之朴,亦山东人,其始元朝目也。作江西粮道,与巡抚陈淮不睦,遂告病归。其子彭龄,后以御史试差,路经山东,据乡亲典吏之言,风闻入奏,陈淮至抄家革职,罚银十万,无力完缴,遂发伊犁四年。至嘉庆亲政,始赦回。初彭龄者,寓险诈于正直之小人也。(见《诗话,卷五第三五条)

  无妇,余所深知。(见《诗话,卷五第四九条)

  翻译《金瓶梅》,即出徐蝶园手。其汉文为本朝第一。蝶园姓舒穆鲁,洲正白旗人。然于开国功臣正黄旗之杨古利,虽亦姓舒穆鲁,非一族也。(见《诗话,卷五第五O条)

  孙渊如学问甚博,而品行不佳。(见《诗话,卷五第六O条)

  朱诗名海禺,诗集甚多,而皆平平。纪晓岚、王梦楼盛推之,是皆钱之所使也。(见《诗话,卷五第六五条)

  李,江西人。时吾近族巴延三为粤督,李见其忠厚无能,遂一意以地方事自任,公正廉明,广东大治。上以为巴公之能,大见宠用。(见《诗话,卷六第六二条)

  开山通河,费数百万,江南民力,三十年未能复元。此尹公之弊政也。(见《诗话》卷六第八六条)

  高溥、卢见曾也。(见《诗话,卷六第八七条)

  尹文端有子十余人,似村系奏明随任帮办家务者。明我斋义自幼至老,充当侍卫,并未隐退。环溪别墅在西直门外,俗呼“三贝于花园”即我斋之岳也。(见《诗话,卷七第一O条)

  嘉庆十七年,西北有星一片,杂碎不辨,其光芒拖长数尺,钦天监亦不以闻。至次年九月十五,忽有林清之变,继以滑县之逆,迨平定后,此星没矣。(见(诗话,卷七第一六条)

  乾隆年间,书法首推成亲王,由赵而王而欧、米,放不平,迄于不佳。次则刘石庵,学赵最深,次学钟繇,全是皮,远不如介庵和尚及梁嗽也。此外,罗原汉、梁同书均能自立一帜者。(见《诗话,卷七第三五条)

  明仁系明我斋之胞兄。(见《诗话,卷七第四九条)

  古刺水余家藏颇多,亦不甚贵重。其罐则外铁而内金。此西洋贡物,即花水之,尚有古刺油,亦与丁香薄荷油等。其水并非一,有可饮者,有可浴者,且有真假之分。大约贡自西洋者为真,永乐朝命天主堂仿造者为假。(见(诗话,卷七第五九条)

  “越窑”、“柴窑”之,俱未恰可。惟明“宜窑”之霁蓝,则真有雨过天青色矣,然尚不及霁红为佳。当只成一次。圣祖尝仿之,名曰“郎窑”今不可得。至雍正之“年窑”则年希尧监造,逊“郎窑”甚远。(见《诗话》卷七第六O条)

  程鱼门家世业盐,拥资巨万,晚岁家中落,余犹及见之,长髯细目,磊落潇洒,实正人也。(原按:汲修主人《啸亭杂录,云:程鱼门编修晋芳,新安人。治盐。两淮殷富,程氏尤豪侈,多蓄声伎狗马。先生独悄悄好儒,罄资购书五万卷,招致多闻博学之士,与共讨论,屡试不售。亡何,盐务亏折,而舟车仆从之费颇不赀,家中落。年已四十余。癸未纯庙南巡,先生献赋,特授内阁中书,再举辛卯进士,改吏部文选司主事。未几,上开四库全书馆,大臣举先生为纂修官,议叙改翰林院编修。先生大喜过望。好周济戚友,求者应,不求者或强施之。付会计于家奴,一任盗侵,以故负券如山积。势不能支,祈假赴陕中毕中丞沅处,冒暑至署,未半月卒,人皆惜之。)(见《诗话,卷七第七六条)

  朱孝纯运使之次子朱尔松额,以中书在军机处行走,因漏言于总督岳勒保,致出军机。与和九爷游,吏部郎中和积额将田园悉数换与和九爷,代捐知府。次年,选得广东知府,而家贫矣。行至扬州,客死。适淮安有知府王伸汉谋杀李毓昌之案,地方官不敢承担,遂至验尸,停柩半年,始得归。此亦自取苦也。(见《诗话》卷七第八二条)

  中丞阿公者,阿思哈也。阿官广东,尝买一妾。妾携女年方四五岁,甚美,遂留养之。后十余年,而和绅有女,丑,且眇一目,婚于德定圃之子英和。恐其不愿,求上为主婚。德因驰赴阿公,求此养女为予妇。明,上果召见,问及婚事。奏云:已与阿思哈有成议矣。乃已。其后定圃官礼部尚书,因祭天坛,天灯不起,革职,盖和坤之修怨也。(见《诗话,卷八第一二条) 

  总宪邵自昌之父也。(见《诗话,卷八第三二条)

  台一穷翰林,即任试差,不过得一二千金,遽买南妾一人,食鲜鱼活虾,瓦鸭火腿,绍兴酒,龙井茶,何以养之?余见汉军蒋攸钴,本籍宝坻,其先人因田文镜提拔,遂登仕版。由甲辰翰林起家,至总督。其家妇女足,饮食用,悉仿南人。调任直隶,以原籍宝坻辞。内用尚书,例兼都统,以不识清文辞。此尤纵丧心者也。(见《诗话,卷八第三五条)

  补山奔走和坤、福康安两家之门,遂至富贵。二人势败,仁宗御极,立即抄家革爵,逐出旗籍。一子贫无所归。(见《诗话,卷八第三六条)

  大将军者,兆惠也。(见《诗话,卷八第三八条)

  尹公诸子,庆三爷实为通才。其子文鹤充銮仪侍卫,贫极而亡。 (见《诗话,卷八第四O条)

  永公官‮湾台‬道,甚贫。乾隆丙午林文之,因公伏法。时‮湾台‬府杨廷理以万金馈福康安,竟得逍遥事外。(见《诗话》卷八第六五条)

  其后刺史见子才所选《子不语》,有《李香君荐卷》一段,彼此口角可笑。(见《诗话,卷八第七七条)

  田文镜,宝坻人,世宗藩邸庄头也。(见《诗话,卷八第八五条)

  南塘居士,相城人。(见《诗话》卷入第九O条)

  归愚受知,皆因鄂中堂之《南邦黎献集》。(见《诗话,卷九第一七条)

  所生子名维甸。(见《诗话,卷九第三一条)

  傅文忠本不识字,何由知诗?于才《诗话》中之与鄂文端、傅文忠论,皆借以吓骗江浙酸丁寒士,以自重声气耳。郑板桥、赵雪松(按:当为“赵云松”之误。)作文之。不足取也。(见《诗话,卷九第四O条)

  宜城梅生秋闱下第,以阮亭铭砚及成亲王《D陆争坐位论》一册,售二十金于余。余族人桂香东携以示王。王大惊,为跋于后,凡千余言。有云:“此册之妙,胜我十倍。使我再写十年。未必能及。乃仍假我名,惭不可忍。”香东来告,且云成王有留之意。遂因香东与之。此亦假名之奇遇也。(见(诗话,卷九第六六条)

  板桥时文新奇,画并不佳,诗却在于才之上。惟好男风,是其劣迹。(见《诗话,卷九第七四条)

  余记十一岁时,家君方任江宁藩司。一,随业师黄望庭先生往隐仙庵上,吃桂花栗子。道士善弈,先生与对局。弈竟,同到随园。子才出,款待甚周。时年六十余,康健如少壮。面麻而长,微须已半白,身高五尺余。园中窗嵌玻璃,皆紫蓝各。肴馔雅,吃面四碗而散。乾隆辛亥,余年二十岁,以三等侍卫乞假省家君于闽督任,再过随园。子才时往苏州,比到苏州相见,于才已七十六岁。向余索诗。答以不会作诗,深为惋惜。令伊女弟子作点心两盘,酱葱蒸鸭一盘,蛏干烂一盘为赠。余馈以四十金而别。比嘉庆己卯,三过随园,则荒为茶肆矣。邓之诚批云:己卯为二十四年,距子才之殁二十二年。(见《诗话,卷九第七八条)

  余自落魄以来,落职远谪,沿途受恩者,如宜四制军,书六中堂、永六制军、广九中丞,皆念旧雨。至若保三中堂,则更若慈母之护惜婴儿,使万里生还,骨完聚,每一念及,望空拜叩不已。(见《诗话,卷九第一OO条)

  乾隆五十六年,余饮于高庙,正值菊花盛开。据云:“当年能月月见花。自亮一去世,止自八月至腊月有花,他月不能矣。”(见《诗话,卷一O第三条)

  赵损之之子秉冲,官户部侍郎,在南书房多年。生二子:长赵荣,官编修,次赵林,捐知县。其后秉冲与荣相继殁,林得狂病,一贫如洗,四处依人,竟不知落何所也。又,秉冲有侄炳,官御史,巡视东城。城外某庙中,住旗人某甲父子,其于事父极孝。会夏日父病死,子告僧曰,我将入城领恩赏银,并向碓坊贷钱,以办丧事。又以天气炎热,停尸庙中,无人看守,遂于井旁浅土埋之。事为炳闻,竟以某甲活埋其父入奏,凌迟处死。炳旋升给事中。次年,典试福建归,甫入户,自批其颊,口称某甲索命,夜半而卒。(见《诗话,卷一O第三三条)

  承恩寺瓶儿辣菜极佳,萝卜鲞尤妙。(见《诗话9卷一O第四七条)

  鱼门人品重,较江、洪、汪、鲍诸商,有主仆之分。(见《诗话,卷一O第七四条)

  已未,余同浦、钱两家兄弟共九人,自外归,至洛,盘桓五。浦、钱两家,由开封回南,余兄弟渡孟津北归京师。时十月,惜非牡丹时耳。(见《诗话,卷一O第九一条)

  此等诗话,直是富贵人家作犬马耳。毕秋帆家本棉花巨商,以乾隆年中通榜,中举,由中书值军机处,继至大魁,皆于中等之力。(通榜之弊,至嘉庆中朱硅、汪延珍主试始减。)毕太夫人诗既不佳,事无可记,选之何为?所以郑板桥、赵松雪(按:据前乃“赵雪松”实为赵云松之误。)斥袁子才为斯文走狗,作记骂之,不谬也。(见《诗话,卷一一第一条)

  毕秋帆高身长面,类山东人。最爱演剧,暑中仆从官亲,即戏班脚,而小旦尤多,皆其姬妾之戚也。秋帆为人却浑厚,善于应酬,风则有之,功勋则不敢许也。其先世以棉花卖买起家,出于相国中门下。后又寄和相国坤门下,遂至督抚。和坤败后,抄家夺谥,一败涂地,后人亦无继起。子才称其诗比梅村,奉承太过,秋帆亦必不敢当。(见《诗话》卷一一第三条) 

  荆州水患,系乾隆己酉年事。秋帆《荆州述事》诗,不叙水患之由。其于梅调元之冤狱,未知若何也。(见{诗话)卷一一第四条)

  胡云坡原不能诗。(见(诗话,卷一一第一三条)

  法时帆系蒙古人,非洲人。乾隆庚子进士。初名运昌,因用国书书之,与“云长”同,奉旨改今名。其人诗学甚佳,而人品却不佳。铁冶亭辑八旗人诗为《熙朝雅颂集》,使时帆董其事。其前半部,全是白山诗选,后半部则竟当作卖买做。凡我旗中人有势力者,其子孙为其祖父要求,或为改作,或为代作,皆得入选。竟有目不识丁,以及小儿女子,莫不滥厕其间。(见《诗话,卷一一第一五条)

  鄂文端云:“学问阅历,皆能治世,惟从学问中来者细,从阅历中来者。”此语每每以之入奏。(见《诗话》卷一一第一七条)

  余十二岁随家母到随园三次。饭后,见其太夫人,并其妾四人,皆不美。同声报怨“此处不好,四面无墙,闹鬼闹贼,人家又远。买食物皆不方便。鸱鹗豺狼,彻夜叫唤,不能安睡”云云。亦可笑电。(见《诗话,卷一一第三O条)

  吾亲友中如鄂二爷祥,乃祖乃父及其本身,皆司户部银库,家资百万,惟知养鹰养马,饮食嬉游,从不顾恤亲友。未及十年,产业一空。与余堂兄志书行为相似。志书年未五十,以贫死。有子六人,无所得食,惟作贼而已。(见《诗话,卷一二第六条)

  己卯,余过高邮,曾至文游台及秦家花园。(见《诗话,卷一二第二八条)

  雅雨为人,目空一切,江南才薮,其许可者寥寥。尹制军深忌之。其后得祸,亦尹之力也。余尝在纪晓岚家见其全集,用笔灵动,学力极深。雅雨深鄙子才,故子才亦恨之。(见《诗话,卷一二第早六条)

  总宪幼时,曾在西湖为僧。(见《诗话,卷一二第四一条) 

  圃名鉴。(见《诗话,卷一二第四九条)

  己卯,余询温州太守刘公,坐筵之风,已二十余年矣。邓之诚批云:坐筵之风,今山西大同有之。予于大同属口泉镇,一而闯三席。(见《诗话,卷一二第九三条)

  李侍尧汉军人,前明最初降总兵李水芳之后,由骁骑校升至督抚。身不五尺,勇敢有为,到处贪婪,犯斩罪者三次。以背疮发,终于闽督,年七十余。(见《诗话,卷一二第九六条)

  两主试者:礼部侍郎邓钟岳,山东东昌人,辛丑状元,詹事府詹事叶一楝,江西新建人,丙辰进士。(见《诗话,卷一三第九条)

  似村直不会作诗,较庆三爷有天渊之隔。(见《诗话》卷一三第三四条)

  峨园,方正人,其子直望,乃一纨挎,卒陷大祸。(见《诗话,卷一三第三九条)

  凡石中有水者,皆谓之空青,余见之甚多。旧藏水晶空青,内有鱼形,为庆十爷持去,送皇八子仪亲王。庆十爷为尹文端公第十于。(见《诗话,卷一三第五O条)

  钱千秋,即苏班中所演钻狗者也。千秋为牧斋弟子。(见《诗话》卷一三第五一条)

  三投酒者,即今蒙古所谓波尔打拉酥是也。初投者,谓之阿尔占。再投者,谓之廓尔占。三投者,谓之波尔打拉酥。其法以羊胎和高梁造者,今亦不易也。见喀尔喀王成哀札卜所进《元史源》。张尔田批云:塔刺孙,蒙古语,酒也。打拉酥即塔刺孙译音。波尔打拉酥,今{蒙古源》无此语。(见《诗话,卷一三第五二条) 

  江鹤亭名,为扬州盐商,牌号“广达”以上四次南巡报效,赏布政司衔。(见《诗话,卷一三第五五条)

  茅名元铭,丹徒人,壬辰进士。(见《诗话,卷一三第六六条)

  国初郑亲王平江南,携来女子以百计,皆福主宫人及教坊中人,非民间妇女也。(见《诗话,卷一三第七五条)

  蒋二爷豆腐,余亦吃过。其中火腿杂物,不必言矣,而以油炸鬼炒者为最奇。(见《诗话,卷一三第七九条)

  壬戌,余得一砚,背有小字真书云:“好物坚留七百载,墨磨人去又磨来。”款署:“北宋砚,为香光宗伯所赠。崇祯壬申四月,权斋识。”(见《诗话,卷一四第八条) 

  公滋介休一任三十万,则远扬,何必再出?(见《诗话,卷一四第一四条) 

  冬友先生与余尝会于汴抚毕秋帆座上,面赤身不高,须发全白,说言爽快。尝问余:“爱听戏否?”余答以:“爱听抚台班戏。”先生怫然曰:“这都听得俗极了。”秋帆随云:“我新排噬长生殿》戏,中秋节接尔来听。”时余年十二岁,家君方官汴藩。(见《诗话》卷一四第三七条)

  子才此语太觉荒唐,高诗如何驾新城而上?(见《诗话》卷一四第六一条)

  庆四爷一生糊涂,惟“见人吃莲子有感”一语尚趣。(见《诗话》卷一四第六八条)

  赵、蒋二人,襟学力,均不及王梦楼。而赵又不如蒋。(见《诗话》卷一四第七四条)

  十四公子名庆禧,庆保系十三公子。庆禧官至总兵,与余同岁。(见《诗话》卷一四第八五条)  .

  蒙古风俗,每辰熬茶毕.,将一勺出户,向东南奠之,跪诵经语一句,谓之哈拉哈乌敦,译言天门星也,即灵星。(见《诗话,卷一五第一七条) 

  京师炕,专为乞丐而设,冬夜无火,以围身,相倚而睡<随园诗话>Www.YoumUXs.COM
上一章   随园诗话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三刻拍案惊奇罗织经说苑声律启蒙朱子家训棋经十三篇难经神农本草经抱朴子笠翁对韵
游牧小说网提供随园诗话完整版阅读免费小说,免费在线阅读随园诗话完整版阅读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附录《批本随园诗话,阅读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就来游牧小说网!随园诗话是袁枚所著的一本情节文笔俱佳的作品,值得亲们阅读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