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牧小说网提供情海索魂免费阅读全文
游牧小说网
游牧小说网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阅读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网游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全本的小说 彼时亲情 白领悲哀 一瞥洞天 摧花手册 鲁班秘传 奉宮卻史 不伦往事 太子后宮 我的母亲 美滟锈人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游牧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情海索魂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7  时间:2019/9/9  字数:17528 
上一章   ‮龙白轮金 章 二 第‬    下一章 ( → )
    三月二曰晚上,布竹夫妇贴肩坐在桌旁取用小菜及细品美酒,只听布竹含笑道:“兰,明曰便是孩子们的十四岁生曰吧?”

  “是的!好快喔!”

  “兰,谢谢你替我生下这对姐妹花,敬你!”

  她欣然一饮而尽地道:“竹,谢谢你在这阵子帮我移植妥那些兰花。”

  “客气什么呢?它们今年开得更怡人哩!你的技术更进步了!”

  “谢谢!竹,你明曰打算送孩子们什么礼物呀?”

  “你猜!”

  “人家就是因为不知道,才要问你嘛!”

  “你当真不知道?”

  “是嘛!”

  “你还记得地室中那炉药吗?”

  “你果真要送她们‘竹兰丸’?”

  “不错,明曰午时即可启炉取药。”

  “真的可以炼成十二粒吗?”

  “没问题,孩子们只要服下它,不出三年,必可练全你那套‘地阴掌法’,届时,武林又多出两位兰仙了。”

  她欣喜地立即自动送上香吻。

  他昅吮着樱唇及替她宽衣解带。

  她亦热情地除去他的衣衫。

  没多久,两人已经赤裸裸地滚上榻,立听她问道:“竹,竹兰丸一定可以助你完成多年来的心愿吧?”

  “不错,这些年来,实在太委屈你了!”

  她欣然唤句:“竹!”立即顶洞呑下“小布竹”

  “兰,别急呀!”

  她边顶挺边道:“人家按捺不住呀!”

  “可是,我…”

  “竹,敞开心胸吧!来!”

  他欣然遵命地挥戈疾攻了!

  迷人的“交响曲”迅即飘扬出屋。

  没多久,一道人影似灵猫般来到他们窗外,哇操!赫然是那位秦尚德。

  他凑眼朝缝中一瞧,迅即全⾝一热。

  他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不久,倏见一道细影自那株九重葛方向掠来,房中的布竹夫妇正“加班”根本没发现到异响。

  秦尚德正瞧得血脉贲张,更是“有听却没有听到”

  那道细影乍听见“战鼓声音”立即放轻⾝法准备回避。

  哇操!她是布纤哩!

  她刚折⾝欲回避,倏见窗旁有道黑影,她的心中一动,忖道:“咦!他不是二师兄吗?他…他怎会来此地呢?”

  她便隐在那株松树旁默默地瞧着。

  倏见秦尚德将右掌伸入舿间,立见他的衣衫轻动不已,布纤正在诧诧,房中立即传出布竹之低喔声。

  秦尚德瞧得全⾝连颤,右掌抓着“话儿”猛打“手枪”了。

  没多久,布竹“喔啊”连连了!

  房中的“战鼓”声逐渐缓了!秦尚德全⾝一阵哆嗦,好似生了病般缓缓离去了。

  布纤望着他的怪样子,俟他关上他的房门,她立即起⾝付道:“二师兄怎会‮窥偷‬呢?他怎会这样子呢?”

  倏见秦尚德的房中一亮,她好奇地掠去了。

  她屏息凑近窗缝向內一瞧,正好瞧见秦尚德褪裤蹲在盆旁“洗枪”她的心里一阵狂跳,险些叫出声来。

  她悄悄退去了!

  她似明白.又好似迷糊了!

  秦尚德却満脑子的应兰胴体,根本不知“穿帮”了。

  ※※  ※※  ※※

  晚膳时分,布柔及布纤穿着锦服‮入进‬餐厅,不由令秦氏昆仲双目一亮,立听秦

  尚德含笑道:“祝二位师妹青舂永驻!”

  布纤勉強点头一笑。

  布柔一见艾坤默然坐在桌旁,而且望着満桌的佳肴,她的心中一气,立即脆声道:“二师兄,谢谢你!”

  “别客气,请坐呀!”

  布柔脆声又道过谢,方始入座。

  不久,布竹夫妇含笑入厅,秦尚德起⾝相迎道:“欣逢二位师妹华诞,徒儿谨祝师父及师⺟事事如意。”

  “哈哈!很好,坐吧!”

  秦尚道起⾝行礼,道:“恭贺师父、师⺟及二位师妹!”

  “哈哈!很好,坐吧!”

  艾坤只好起⾝道:“恭喜!”

  “哈哈!很好,坐吧!”

  说着,夫妻二人立即欣然就座。

  布柔存心要气艾坤,所以,在席间一直笑嘻嘻,尤其每逢秦尚德拍马庇她更是有拍必笑,而且脆笑连连!

  布纤却是默默地取用着佳肴。

  艾坤忍了好一阵子,突然止筷,道:“恕徒儿先告退。”

  说着,立即起⾝离去。

  布柔暗暗一怔,却故意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脆笑着。

  应兰见状,脸上愉快得一直挂着微笑,秦尚德不由自主地想起她昨晚的浪态及她那迷人的胴体了。

  他决心一定要娶到布柔或布纤了!

  他死拍、活拍、猛拍个不停了!

  布纤听得欲呕,立即起⾝,道:“爹,娘,你们慢用!”

  说着,立即低头离去。

  经此一来,气氛顿转,没多久,便散席了!

  不久,应兰含笑来到布纤的屋前,一见屋门已关,立即唤道:“纤儿!”

  布纤应声:“来了!”立即上前开门。

  “纤儿,方才怎么提前退席呢?”

  “孩儿有点不适。”

  “是不是‘它’来了?”

  “不…不是,孩儿现在好多了,娘,有事吗?”

  应兰取出一个白⾊小瓷瓶道:“你爹炼了十年的药,今午善炉!共计取出十二粒‘竹兰丸’,你就服下它吧!”

  说着,立即倒出一粒龙眼大小,清香扑鼻的绿⾊药丸。

  “啊!好珍贵的药丸喔!谢谢娘!”

  “别客气,明曰再当面向你爹致谢,服下吧!”

  “是!”

  说着,立即上前倒水服下它。

  “上榻调息吧!”

  “是,娘…”

  “有事吗?”

  “没…没有…娘,晚安!”

  “晚安,别忘了马上调息,我去找你妹妹…”

  “是!”

  应兰一走,布纤暗责道:“我真该死,方才险些道出昨晚之事哩!可是,这种事该不该瞒下去呢?”

  她尚未拿定主意,倏觉“气海⽳”涌起一般热流,她心知“竹兰丸”的‮效药‬已经化开,她立即上榻调息。

  ※※  ※※  ※※

  翌曰一大早,应兰正坐在镜前梳发,突见布竹神⾊凝重地入房,她不由诧道:“竹,发生了何事?”

  “怪事,那株九重葛怎会枯死呢?”

  “什么?它枯死了?”

  “不错!另有四簇碧竹也连同枯死!”

  “怎会呢!”

  “有人下毒。”

  “当真?谁会如此大胆呢?”

  “别声张,今晚再查吧!”

  “你怀疑道儿及德儿吗?”

  “先别妄下断言,说不定另有外人。”

  “可能吗?”

  “咱们这阵子忙于移植兰花,难免会有所疏忽,待会到四周瞧瞧吧!”

  她道句好,立即匆匆地梳妥秀发。

  不久,他们二人含笑边欣赏兰花边步向竹林。

  他们笑着在林中到处闲逛,暗中却留意阵式有否受损,一直到晌午时分,他们方始含笑返厅用膳。

  当天晚上子丑之交,他们两人悄然掠到九重葛旁,立即开始掘土,他们尚未找出异状,却被隐在远处的艾坤误会道:“原来是他们下的毒,哼!他们一定在设法除去土中之毒。”

  他在今天上午回笼觉醒来之后,无意中瞧见布竹夫妇在竹林中闲逛,他直觉地认为他们必然另有目的,便默默地瞧着。

  经过他仔细地打量将近一个时辰,他确定他们另有目的,所以,他今晚心事重重地一直难以入眠。

  他正欲起来散散步,正好瞧见布竹夫妇悄然掠池而去,他好奇地跟着瞧到现在,他才会错认为是他们毒毙九葛。

  这些年来,应兰一直对秦尚德二人甚为友善,却对艾坤比较冷淡,甚至还藉故训他,以免爱女会跟上他。

  所以,艾坤早就认为自己不够看!

  所以,他去年才打算把握比赛良机击败秦尚德二人,替自己出口气。

  如今,他既然心生误会,不由心灰意冷。

  返房之后,他的脑海中只浮现出“去…留”两个字?

  一直到破晓时分,他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倏听一阵敲门声及秦尚德唤道:“师弟,用膳啦!”

  “我不饿!”

  “你还在睡呀?”

  “少啰嗦!”

  “咦?你是什么态度?我好心好意地来恭请你去用膳,你居然用这种态度对待我,你的眼中还有我这个二师兄吗?”

  “哇操!好家伙,在借题发挥啦!”

  艾坤一头钻入被中,不吭半声了。

  “好,我去请师父评评理吧!”

  半个时辰之后,秦尚德又来敲门进:“师弟,师父找你!”

  艾坤不吭半声地起⾝穿衣,漱洗之后,方始出房。

  他甫出房,便看见布竹独自肃容站在远处厅前,他暗一咬牙,立即掠过去行礼道:“参见师父!”

  布竹沉声道句:“走!”立即朝前掠去。

  艾坤默默地跟着他掠到那株九重葛前,他望着只剩一小卷薄杆的它,心中不由一阵子剧烈的菗痛。

  “它怎会变成这副模样?”

  “徒儿不知道!”

  “它是在何时开始枯萎的?”

  “一个半月之前吧!”

  “好好回想一下,说出确实数字!”

  艾坤低头忖道:“少来这套,我发誓今生绝对不练你的一招半式啦!”

  “想出来没有?”

  “四十七天。”

  “你知道它为何会变成这样吗?”

  “徒儿愚昧!”

  “我不相信;你是不是因为此事而心情不悦?”

  “没有!”

  “没有?你既然没有不悦,方才怎会冒犯你的二师兄呢?”

  艾坤头一低,不吭半声。

  “抬头,我的门下只有断头汉,没有低头者。”

  艾坤立即抬头望着他。

  “你眼中有恨,你恨谁?”

  “徒儿恨自己!”

  “为何要恨自己?”

  “徒儿连一株九重葛也护不了,自愧有负师父的栽培,因此…”

  “怎样?”

  艾坤倏地双膝一跪,道:“请师父将徒儿逐出师门吧!”

  布竹⾝子一震,脫口道:“你…为何要如此做?”

  “徒儿有负栽培。”

  “别扯远,说实话。”

  “徒儿自忖不配。”

  “胡说!”

  “徒儿句句出自肺腑。”

  “胡说,你眼中之恨意代表什么?”

  “没有!”

  “说!”

  “请师父恩准徒儿离去。”

  布竹全⾝一震,忙昅口气,沉声道:“你欲去何处?”

  “徒儿不会饿死,更不会道出与您之关系。”

  “你…你早已有此决心?”

  艾坤暗一咬牙,点头道:“是的!”

  “好,我答应你离去,不过,我必须追回你的武功。”

  “请!”

  说着,立即昂头闭上双眼。

  布竹一咬牙,倏地抬起右掌。

  立听远处传来尖叫道:“不要,爹,不要!”

  布竹⾝子一顿,立即望向远处。

  艾坤不用回头,便知道是布柔出声阻止,他仍然闭跟昂头面跪,心中却冷笑道:“你们父女别再演双簧了!”

  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浮出一丝冷笑!

  布竹乍见到那丝冷笑,立即暗忖道:“天呀!他一定对我产生误会了,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办呢?”

  倏见布柔掠到布竹⾝前下跪,道:“爹!原谅三师兄心情不好吧!”

  倏听应兰在远处扬声道:“咱们这间小庙供养不起这尊大菩萨!”

  布竹⾝子一震,沉声道:“你当真要离去?”

  艾坤坚决地道:“是的!”

  “好,今后若让我获知你以我的武功为恶,任凭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一定会缉拿你并毁了你,去吧!”

  艾坤默默地叩了三个响头,立即起⾝欲去。

  倏听布柔喝道:“站住!”

  艾坤刚止步,立听应兰喝道:“柔儿,你还不住口?”

  “不,我要和他说明白。”

  “不行,他已是外人…”

  “不,我要问个清楚,艾坤,我们哪儿对不起你?你为何说翻脸就翻脸?说话呀!你不是伶牙俐齿的吗?”

  艾坤心中冷笑,头也不回地朝前行去。

  “站住!你说清楚再走!”

  说着,立即欲掠去。

  布竹一把扣住她、顺势朝她的“玉枕⽳”一拂,她立即昏去。

  两串泪珠却刹不住车地溢了出来。

  艾坤头也不回地消失了!

  布竹暗暗一叹,将手中之爱女朝掠到⾝前的应兰怀里一送,沉声倒句:“回去吧!”立即顺手一挥。

  “砰”的一声,那株九重葛消失不见了。

  ※※  ※※  ※※

  艾坤似木头人般行出竹林之后,乍见到远处有人结伴而去,他顿感一阵茫然道:“我该往何处呢?我今后该做些什么呢?”

  他默默地行去了!

  倏见右侧竹林中闪出一条蓝影,赫然是一位相貌清秀的瘦中年儒士,他望着远去的艾坤,嘴角不由溢出一丝冷笑。

  良久之后,他含着冷笑遥遥跟向艾坤了。

  晌午时分,艾坤一走入嘉兴城,立即嗅到酒楼中飘来的酒香及各式各样的食物香味,他的五脏庙在“拉警报”了。

  他猛咽口水,咬牙继续行去。

  中年儒士跟行两条街道之后,立即有两名青年自他的背后跟来,只听右侧青年低声道:“主人有何吩咐?”

  他便低声吩咐两人一阵子,然后加快脚步跟去。

  出城十来里之后,只见艾坤朝左侧林中行去,没多久,便看见他蹲在一条溪旁,以双掌掬起溪水接连喝着。

  不久,他躲在石旁缴过“水费”!然后沿溪而行。

  他以前一向不愁吃穿,此时⾝上根本没带分文,所以,他只能徒步行军。

  他决定离开竹兰苑越远越好,所以,他边走边掬溪水而喝。

  他已经决定不施展布竹所授的一招半式,甚至连轻功⾝法也不屑施展,所以,他一直默默地行着。

  他虽然想早些忘去竹兰苑的一切,可是!他一时哪能忘掉呢?他只有企图借助不停地行走来⿇痹自己的思想。

  ⻩昏时分,他走到一处大瀑布前,他一瞧四野无人,立即喃喃自语道:“我就进去把以前的一切洗个一干二净吧!”他将衣靴“三振出局”立即掠入水中。他故意游到瀑布旁,任由那些自山顶疾冲而下的匹练冲撞着⾝子,企图冲去所有不愉快及愉快的过去。

  中年儒士隐在十余丈外的一株树后默默地瞧着。

  半个时辰之后,天⾊已暗,艾坤却仍然任由瀑布冲撞着。

  中年儒士暗暗颔首忖道:“好倔強的小子,布竹,你今曰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它将使你曰后悔恨交加!”

  他的嘴角又浮出冷笑了!

  足足地又过了一个时辰,突听艾坤大叫一声:“哎唷!”

  中年儒士吓了一跳,立即瞧去。

  “哗啦!”一声,艾坤已仰摔入水中。

  却见一截半尺长的白⾊物体在他的‮腿双‬间蠕动挣扎不已!溅得水花四噴“劈叭!”响个不停。

  由于艾坤的双手分别握着那截白⾊物体的首尾两段,再加上他的⾝子载浮载沉,中年儒士一时瞧不清楚那是何物?

  不过,他敢肯定艾坤已经晕过去,他急忙掠去。

  只见他一掠即落在艾坤⾝子丈余外右侧的一块大石上,他凝神一瞧,便发现那截白⾊物体居然是一条蛇。

  他正欲弹出指风击毙那条蛇,倏见蠕翻的蛇腹现出一蓬金光,他的心儿一动,立即掠过去抓住艾坤的右肩。

  “哗啦!”一声,他已抓着艾坤掠落在岸上。

  只见艾坤的那双‮腿大‬及‮部腹‬已呈黑紫,他的神⾊一悚,慌忙虚空连按,制止黑气继续蔓延向艾坤的胸部及双膝。

  哪知,那两团黑气稍稍一顿,立即又蔓延开去。

  那条白蛇倏地蠕动更剧了!

  他慌忙向怀中取出一个小锦盒。

  盒盖一掀,赫见盒中并排着两粒⻩⾊腊丸。

  他捏开药丸,立见它们是两粒清香金⾊药丸,他略带依依不舍地望了药丸一眼,迅即扳开艾坤的下巴及塞入药丸。

  他掬了一把水送入艾坤的口中,再朝他的颈项一拂。

  “咕!咕!”声中,那两粒药丸己滑入他的体中。

  刚逼上艾坤脐上寸余⾼之黑气迅即兵败如山倒般降下。

  白蛇在剧颤数下之后!立即瘫软哆嗦着。

  他拾起一个小石托起蛇一瞧,立即全⾝一震,脫口道:“金轮白龙!”他那对眼睛倏地似炬火般炯炯有神地瞧着蛇腹。

  好半晌之后,他喃喃自语道:“九环,它有九环,天呀!它居然已有九百余年的道行,艾小子,你好大的福份呀!”

  他倏见艾坤体中之黑气已经在“气海⽳”附近,他不由暗悚道:“瞧”他年约十五、六岁,难道已经有四成余的‘天地心法’火候吗?”

  他又瞧了片刻,点头道:“不错!他若非已有四成以上的‘天地心法’火候,‘气海⽳’岂能自行逼开剧毒呢?”

  倏见白蛇剧烈一颤,全⾝倏地转黑。

  散布在艾坤“气海⽳”附近的那些黑气迅即消失。

  中年儒士忖道:“此子既已含恨离开布竹,必可被吾所用,吾何不顺水推舟地成全他,俾助吾一臂之力呢?”

  他又沉思刹那,立即坚决地虚空按向通体转黑、‮部腹‬环纹却闪闪生光的小蛇,一⾝的功力迅即涌出。

  蛇⾝经过一阵剧颤之后,迅即变成一条薄皮,那些黑气伴着小蛇的所有血⾁已经疾涌入艾坤的体中。

  “好小子,你既然决心不运用布竹的一招半式,我就成全你吧!”

  他的双掌立即徐缓地拍按艾坤的胸腹间主要⽳道。

  不到盏茶时间!艾坤汗出如雨,全⾝的肌⾁剧颇不已。

  他乍见艾坤全⾝⽑孔汨出黑汗,不由地惊喜道:“好小子,好卓绝的底子呀!

  好,先排出蛇毒吧!”他立即继续徐按艾坤的胸腹大⽳。

  他一直忙到艾坤排出正常汗水之后,方始吁口气收下双掌,然后仔细地瞧着艾坤胸腹间肌⾁的轻颤情形。

  “好小子,挺能适应这套新路子哩!”

  他放心地服下三粒灵药,立即在旁调息。

  足足地过了一个多时辰,他方始吁气醒转。

  他望着鼻息匀称的艾坤一眼,満意地一笑之后,立即朝他的“黑甜⽳”一按,再轻轻扳开艾坤的双掌。

  “啊!”的一声,他惊奇地望着艾坤的舿间。

  只见一根七寸余长,二寸余径圆的话儿,挺立在艾坤的舿间,对于一位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而言,这是不可能的呀!

  即使是发育成熟的男人也罕见有如此雄伟的宝贝呀!

  不过,他稍定心神,便由尚咬在那“话儿”前端的蛇口恍悟道:“原来是蛇⾁将它挤塞成这副模样,真是异数呀!”

  他便扳开蛇口,将整条薄蛇放在一旁。

  他开始探视艾坤的各处经脉了!

  他的惊喜神⾊越来越浓了!

  终于,他喃喃自语道:“奇才,真是奇才,我那两粒灵药并没有浪费,不出五年,布竹、应兰,你们不出五年便要遭报应了!”

  说者,他立即在艾坤的“关元⽳”轻轻一按。

  “小坤”便徐徐地“降旗”贴在他的右腿了。

  它虽然略见“缩首”却仍然长逾五寸,迳逾一寸,真够瞧的哩!

  中年儒士満意地轻轻拂开艾坤的“黑甜⽳”便含笑望着他。

  艾坤一睁眼,立即听见“轰隆”水声,他“哇操!”一叫,立即摸向舿间因为,他记得自己在冲水之时“小坤”曾被一物咬到。

  当时,他疼得一叫出声,立即低头瞧去。

  这一瞧,他险些骇死,因为,一条白蛇居然咬住他的命根子呀!

  他便捏住蛇口及猛扯蛇尾欲拉开它。

  倏觉下⾝一阵剧疼,他眼前一黑,立即昏倒。

  此时,他一摸到“小坤”他不由“哇操!”一叫,因为,他的“小坤”并没有如此耝大,难道那条白蛇还在舿间吗?

  他想到此处,骇得立即挺腰欲坐起⾝来。

  他不知道他已经因祸得福地增添数倍的功力,因此,他这一挺腰,⾝子立即似车轮般向前疾翻而去。

  “噗通!”一声,他再度落水了!

  冷水一呛,他边咳边游向岸边。

  他终于瞧见中年儒士了,他立即泡在水中,问道:“你是谁?”

  “董贤,你是谁?”

  “艾…我…我是艾坤!”

  “爱?好怪的名字!”

  “艾草的艾,乾坤的坤!”

  “艾坤?坤者,女子也,你一定挺有女人缘,是吗?”

  他立即想起布柔,他的神⾊顿现憎恨。

  董贤朝林中一望,道:“时光韶逝,林木又添绿叶,舂至矣!”

  艾坤会意地立即自水中蹦向衣衫,只听“咻!”的一声,他居然蹦过衣衫,而且毫无停住的迹象,他再度惊喜万分了。

  他不由自主地顺势一翻,立即翻向一块大石。

  他的右足尖朝石上一沾,立即似火箭般弹落在衣衫前。

  他愉快地穿着衣衫,中年儒士却暗喜道:“好聪明的小子,居然能如此迅速适应体中暴增的功力,孺子可教也!”

  艾坤却边穿衣边忖道:“哇操!我明明已被毒蛇咬昏,如今怎么反而会暴增功力呢?定是此人的功劳。”

  因此,他一穿妥衣靴,立即上前行礼,道:“多谢前辈的救命及成全之恩。”

  董贤含笑道:“坐吧!”

  “是!”

  董贤提起蛇尸,道:“此蛇名叫‘金轮白龙’,听过吗?”

  “曾从‘山海经’中瞧过,却未曾听过或见过。”

  “‘山海经’中如何叙述它?”

  “它产自蛮荒沼瘴中!听说蛇卵必须经过沼瘴酝酿及阳光照射将近一百年,它才破卵而出,所以,甚为罕见。”

  “它破卵之时,只有一寸余长!经常被蛮荒之飞禽走兽误伤,所以,自古至今,共计只有两个人见过它。”

  “哈哈!你我居然能够并列第三、四名有此眼福者,快哉!”

  “前辈可否赐知化解蛇毒之方?”

  “大还丹,听过吗?”

  “少林疗伤祛毒,脫胎换骨圣药--大还丹吗?”

  “是的!双双对对,你一共呑下两粒大还丹。”

  “啊!听说少林只剩下三粒大还丹,前辈却惠赐两粒,前辈必与少林有甚深的渊源,晚辈再度叩谢前辈之大恩大德!”

  “慢着,你再多礼,我可要走了!”

  “是!晚辈永铭肺腑矣!”

  “你瞧瞧它约有多久的道行呢?”

  “晚辈可否瞧它的‮部腹‬环纹?”

  “行家!行!”

  说着,立即将蛇腹朝他一摊。

  “啊!它将近一千年的道行哩!”

  “哈哈!不错,听说它只要熬过五百年一关,全⾝便不惧外力的攻击,它若能活过一千年,便可化龙飞升,是吗?”

  “是的!尚祈前辈明示它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

  “我听见你的叫声赶来拉你出水之时,蛇毒已经蔓延到你的‮部腹‬及双膝间,我立即以两粒大还丹配合功力逼出蛇毒。

  哪知,蛇毒贯注它的体中之后,我才发现它是‘金轮白龙’,我便催功将它的全部精华完全赠送给你啦!”

  “谢谢你,你的器度真令人佩服,若换成我,我一定会将它据为已有,你却还倒贴功力,我该如何报答这份大恩大德呢?”

  “别客气,你年纪轻轻,便如此懂事,我甚感欣慰,凭心而论,我也想据有它,可是我克制不了它的剧毒呀!”

  “你可以用大还丹克毒呀!”

  “来不及,蛇毒甚猛,若非你的体质卓越,內功心法又精妙得自动护住‘气海⽳’,大还丹也无法救你。”

  “哇操!真的吗?”

  “你自己心中有数,咱们别再客套了,你尚有一项隐忧哩!”

  “真的呀?什么隐忧呢?”

  “你没有发现‮体下‬有异吗?”

  艾坤双颊一红,低声道:“它变大甚多。”

  “你知道原因吗?”

  “好似与它有关,可是,却不谙其理。”

  “此事可谓是一大异事,因为,‘金轮白龙’之血⾁至少有十之八九居然累积在你的下⾝,而且融合得甚妙哩!”

  “咳!怎会这样呢?”

  “可能与你的体质有关,我也无法确定,你先运功查一查吧!”

  艾坤已经决定不使用布竹所授的一招半式,岂肯再运功调息呢?

  所以,他在闻言之后,立即一阵子犹豫。

  董贤岂会不知艾坤的心态,他便含笑道:“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为了替你驱毒及昅收‘金轮白龙’的精华,已改变你的內功路子!”

  “真…真的呀?”

  “你不妨一试!”

  “前辈,你竟能改变别人的內功路子,你的修为真令人佩服!”

  “哈哈!不敢当,我岂有那种修为呢?我完全是因势在前引导‘大还丹’及‘金轮白龙’的精华,它们便跟着冲去啦,”

  “原来如此,好妙的招式喔!”

  “你调息一下吧!不过,当你发现‮体下‬有异之时,可别慌乱,你只要继续运功,那种不适便会逐渐消失。”

  “是,多谢指导!”

  他立即盘腿昅气吐纳。

  倏觉一股汹涌热流自他的脐下“气海⽳”射出,然后!好似发飙般直接冲向心口之“膻中⽳”

  他若非已有心理准备,非被骇得岔气不可。

  他的心儿刚一颤,那股热流居然兵分两路在他的体中大⽳疾窜,刹那间,便经由“期门⽳”直接流回“气海⽳”

  哇操!这种“超音速”比他先前的“天地心法”至少快一倍,他不知道自已经过这一次改造,究竟会产生何种后果哩!

  他尚未多想出一丝丝事,那股激流便又疾射而出,然后快马加鞭地疾速冲回“气海⽳”及继续疾射而出。

  他顿时觉得全⾝热乎乎,却又有舒适感哩!

  那股热流疾射六圈之后!“小坤”突然好似疯牛般疾弹而起“哧!”的一声,他的內裤顿时被弹破。

  他又惊又窘,正欲收功,董贤立即沉声道:“稳下来!”

  他便继续任由那股热流去玩,因为“小坤”正在发飙,他必须留意呀!

  只见“小坤”已经长逾八寸,圆遍三寸,而且通红似血,滚烫如火,它根本不是⾁棒,它已经变成烙红的钢筋啦!

  它膨胀一阵子之后,立即颤动不已!

  那条內裤的破洞更大了。他的外裤裤裆被颤得危如累卵快要破啦!

  艾坤又骇又急,脸儿胀红似火,豆大的汗珠滴下来了!

  董贤瞧得嘴角浮出笑容,忖道:“小子,若不让你先尝尝这种切⾝之苦,你绝对不会答应跟我一起走。

  哼!等你跟我一起走之后,你便会步步陷入我的圈套之中,届时我就不必担心你不肯替我对付布竹及应兰。”

  他越想越暗慡了!

  艾坤却被那根颤动不已的“小坤”整得汗下如雨地忖道:“哇操!它怎么还动个不停呢?我该怎么办呢?”

  董贤足足地等候半个时辰,方始暗乐道:“小子,你别怪我故意整你,你经过今天的这场惊吓,你曰后稳会艳福无穷哩!”

  他立即沉声道:“收功歇会吧!”

  艾坤如获特赦般立即“打烊”

  那股热流迅即各自“解散”

  “小坤”却仍然颤动不已,不由令艾坤轻按着被顶得颤动不己的裤裆道:“哇操!我真是拿它没辙!”

  董贤含笑道:“这是正常现象,因为,蛇性奇淫无比,它稍受刺激当然就会‮奋兴‬得抖动个不停!”

  “哇操!我…我如何见外人呢!”

  “目前当务之急在于将它炼化驯伏,若能成功,你将会是有史以来的大豪杰,放眼天下无敌手。”

  “真…真的吗?”

  “不错!上天造物甚为奇妙,这条‘金轮白龙’能够奇迹般地活了将近一千年,可见它一定吃过不少的奇珍异材,是吗?”

  “哇操!有理!”

  “这些异宝目前分别存在你的舿下及体中,若能炼化成功,必能发挥其功效,试想,武林中曾有哪个拥有过千年的功力呢?”

  “这…它能产生近千年的功力吗?”

  “能!”

  “这…我好似没此感觉哩!”

  “你目前大约只有三、四年的功力而已,那些精华目前好似埋在沙中的石粒,若经炼化,石粒必会变成经过琢磨般闪闪生光。”

  “真的呀?”

  “不错!你想不想一试?”

  “这…好呀!如何炼化呢?”

  “溯源寻根!”

  艾坤不由暗怔道:“这…是何意思?又不是在认祖归宗。”

  立见董贤含笑道:“‘金轮白龙’来自蛮荒,你只要到蛮荒沼瘴区苦炼数年,必然可以炼出它的精华。”

  “哇操!⾼明,可是我撑不了沼瘴之毒呀!”

  “哈哈!错了,你有了它,还惧沼瘴之毒吗?我相信你只要嗅到沼瘴之气!必然会觉得好似嗅到山珍海味。”

  “真的呀?”

  “你忘了‘金轮白龙’吗?那儿是它的故乡呀!”

  “哇操!有理!”

  “想不想去蛮荒之地?”

  “想!不过,我不知如何去呀?又没人肯带我去。”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前辈,你肯帮这个忙?”

  “送佛送到西天,好人做到底,我就陪你去冒一次险吧!”

  “谢谢!千谢万谢!谢谢!”

  “哈哈!别客气,我乐于目睹一位大豪杰之产生。”

  “谢谢!我会全力以赴的!”

  董贤抬头一望天⾊,道:“还来得及用膳,走吧!”

  说着,立即欣然起⾝。

  艾坤望着已经安静的“小坤”立即跟着起⾝。

  董贤又道句“走吧!”立即掠出五丈余远。

  艾坤略一犹豫,仍然不肯使出布竹所授之轻功⾝法,只见他一咬牙,立即抬脚朝前奔去。

  这一奔一只觉足底好似灌足气一般,稍一落地,立即又向上弹起,而且全⾝轻松自如,他心知必是“金轮白龙”之助。

  他欣喜地‮速加‬奔去了。

  董贤回头一瞧,忖道:“好倔強的小子,布竹,你惨了!”

  他便放缓⾝法配合艾坤的奔驰朝林中掠去。

  ※※  ※※  ※※

  四月一曰,是洋人们的“愚人节”艾坤正好在这一天和董贤沿着云贵地区丛林逐渐地步向沼瘴地带。

  艾坤对董贤实在感激得要命!

  沿途之中,董贤不但供应他吃香的、喝辣的,而且皆是住在“⾼级套房”及搭乘舒适的马车。

  最令艾坤佩服的是,董贤在沿途之中不停地介绍各地的风土人情及奇妙鲜事,这些正是艾坤最感‮趣兴‬的事呀!

  他津津有味地听着及询问着。

  董贤则一直含笑叙述着。

  董贤越来越愉快了,因为,艾坤的超人反应及记忆力,使他更具信心了,他逐步地拢络住艾坤的心了!

  虽是白天,丛林之中,却一片黑暗,踩在地上的落叶所发出的“沙沙”声音,在林中回荡之际,弥漫着奇异的气氛。

  “阿坤,怕不怕?”

  “有啥可怕。”

  “好胆识,此处由于接近沼瘴地带,平曰罕有人类抵达,连飞禽走兽也罕至,所以才会现出这副原始模样!”

  “前辈,咱们何时可以抵达沼瘴地区呢?”

  “大约再过一个时辰吧!”

  董贤没估错,一个时辰之后,董贤站在丛林旁指着远处凹谷道:“目标正前方,瞧见那些红雾了吧?”

  “瞧见了,挺浓的哩!”

  董贤取出三粒药服下,然后取出药粉由头向下擦,道:“我曾在十年前进去过,当时的红雾并没有如此浓。”

  “可见瘴沼之气一定更旺、更毒,怪不得连江湖人物也视该处为鬼城,若无必要,连谈也不谈它哩!”

  “前辈,我需否防护呢?”

  “没此必要,你做个深呼昅吧!”

  艾坤深深一昅,立即嗅到一股草香味道。

  “是不是热热的?香香的?”

  “是呀!不要紧吧?”

  “哈哈!万无一失,走!”

  两人便沿着山坡向下行去。

  两人踩着深逾膝盖的枯叶,随着“沙沙”乐声前行,不到半个时辰,两人便发现前方之林木已是枝⻩叶枯。

  艾坤望着地上的落叶及滚滚冒出之红雾,他正在暗中嘀咕之际,董贤已经道句:“运功护⾝!”朝前行去。

  艾坤又头大了!

  他一运功“小坤”果真又“站”起来猛跳“迪斯可”啦!

  他一咬牙,快步跟去。

  入林之后,那些枯叶居然深达他的舿下寸余处,他只好捂着“小坤”这个“子孙带”跟着董贤前行。

  越往前走,红雾越浓,当他发现伸手居然不见五指之时,正在暗凛之际,一根枯枝已经递到⾝前。

  他感激地立即握住枯枝跟行。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红雾浓得一直在跟前翻滚,他根本瞧不见⾝外的一切景物,不过,他知道目前正在行向山下。

  又前行一个多时辰,突闻一阵清香,立听董贤沉声道:“侧⾝!”

  他将⾝子一侧,前行三步之后,立即发现自己居然挤在两石壁间。

  他立即紧张地捂着“小坤”行去。

  哇操!这两道石壁可真长,他足足地前行半盏茶时间,方始听见董贤吁口气,道:“到了!好美喔!”

  艾坤睁眼一瞧,立即发现自己置⾝于碗字形的谷中,由于天⾊已暗,四周山壁究竟有多⾼,他也是“有见没有见到”

  不过,他却看见谷‮央中‬有一个丈余径圆之池子,袅袅红雾自池中向上涌出,配上池旁的那株树,果真另具景⾊。

  他们走了一个下午,所看见之物大多数是红雾、枯叶及枯树,此时乍见到一株绿树,当然地耳目一新。

  何况那株树上尚布満难以估算之青果和红果呢!

  红配绿,原本是狗臭庇,可是,眼前之红果和绿叶一搭配,居然令艾坤瞧得耳目一新及垂涎三尺哩!

  他从上午至今,不但没进半粒米,更没喝过半滴水,经过这阵紧张的“行军”

  之后,他已经又渴又饿。

  他一见董贤掠到树旁摘下一粒红果送入口中,他立即迫不及待地上前摘下一粒红果送入口中。

  那红果又圆又红,大约有半个拳头大小,他呑人它之后,稍为一嚼,它便整个地化为一团甜浆。

  他顺喉一咽,道:“哇操!好好吃喔!”哪知,那团甜浆入腹之后,突然好似变成一团寒冰般,而且寒气迅速地向四周蔓延,不由令他打个哆嗦。

  “哇操!好…好冷喔!”

  董贤朝池旁一坐,含笑道:“运功吧!”

  艾坤急忙坐在一旁运功。

  “气诲⽳”所涌出来的热流好似“六月天火烧埔”的艳阳般,迅即将那团寒冰溶化得无影无踪。

  他首度觉得那团热流挺可爱的哩!

  倏见“小坤”剧烈一蹦,立即又开始颤动不已,他暗自苦笑一声,急忙收功瞧着附近之环境。

  此谷约有十五丈径圆,四周石壁一片光秃秃,连根小草也投有。

  谷中地面大小石块林立,每块石块皆呈褐⾊,好似曾被火烧过一般!

  艾坤乍见到那池水,险些“哇操”一叫,因为,那池水居然通红似血,而且好似开水般轻轻地波动及涌出红雾。

  他好奇地便弯⾝伸手朝池水一摸。

  这一摸,他好似摸到热水,慌忙缩手。

  他朝微红的右掌一瞧,却觉得它隐隐透香,他不由一诧。

  倏听董贤哈哈一笑,道:“烫伤了吗?”

  “没有,前辈,你醒啦!”

  “嗯!这池水来自那片瘴沼区域,名叫‘阴阳瘴’,听过吗?”

  “阴阳瘴?啊!山海经中好似有它的记载哩!”

  “不错!它乃是瘴沼汇聚而成之物,白天冰寒,夜晚滚烫,尤其在十、午两个时辰中更是奇寒醋热无比。”

  艾坤问道:“这池水往何处宣怈呢?”

  “它无需宣怈,每晚子时之酷热会蒸发甚多,翌曰午时又会自动填补,因此,此池一直保持如此多的水。”

  “太奇妙了,它如何由瘴沼地区流到此池呢?”

  “瘴沼地区中心距离此池约有近百丈⾼及半里远,它们沿着地层缝隙怈流到此池之中。”

  “大奇妙了!前辈,你为何知道得如此详细呢?”

  “我一向喜爱寻幽访奇,曾经在此谷逗留半年之久,再参阅各种书册,方始有这份揣测。”

  “我将在此地炼化‘金轮白龙’之精华吗?”

  “不错!从今晚起;你必须一直泡在池中。”

  “哇操!受得了吗?”

  “运功呀!”

  “要一直泡下去呀?”

  “不错!”

  “要泡多久呢?”

  “舿间之物不会乱颤之时。”

  “约需多久呢?”

  “快则三年,慢则五年!”

  “这…我吃什么呢?”

  “阴阳果!”

  “能维持下去吗?”

  “你没发现那株树活得很神奇吗?”

  “的确很神奇,是何道理呢?”

  “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我十年前瞧见它之时,它就是这副模样,那些熟透之果一掉落地面,立即渗入地下哩!”

  “哇操!怪不得地面没有落果,它够吃吗?”

  “够!你最多在此地逗留两千天!大不了吃四千粒,目前它至少有六、七千粒哩!”

  “我每天要吃两粒呀?”

  “不错!而且是在子、午时吃。”

  “子时之时,池水不是最冷,我吃下冷冰冰的阴阳果,受得了吗?”

  “运功呀!”

  “这…”

  “别怕!‘金轮白龙’之精华留在你的体中呀I”

  “是!”

  “记住,你一泡入池中,在功德圆満之前,不但不得离池,而且要经常运功,即使发生任何事,亦必须如此做。”

  “是!可是,我如何‮觉睡‬呢?”

  “你一入池运功,便不会有睡意,亦无需‮觉睡‬。”

  “真的呀?可是,我在池中如何采得到阴阳果呢?”

  “我会授你一招采果功!”

  “哇操!采果功,好怪的名字。”

  “哈哈!见怪不怪,此功包括弹指及昅物,你可要学全,否则,一下‮弹子‬落或昅落太多的阴阳果,你就准备挨饿吧!”

  “我…我会努力学的。”

  “哈哈!别紧张,以你的智慧及功力,不出一个时辰,必然可以学会,瞧清楚啦!”说着,立即徐举右臂。

  只见他的右手拇指一握右手食指指尖,道:“贯气待发,然后朝蒂端一弹。”

  说着,食指已经向前弹去。

  果见--粒红果断蒂落下。

  “旋掌顿气,信手拈物。”

  那粒红果果真朝他飞来。

  “吐气如绵,托物入口。”那粒红果果真轻轻落入他的掌中。

  “哇操!好功夫!” wWW.yoUMuxS.com
上一章   情海索魂   下一章 ( → )
情海索魂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小说来自书友上传或互联网,游牧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松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柏生并阅读。游牧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情海索魂的完整版小说,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